纪灵灵

平行的交错

2 阿金的假期

    阿金缩在沙发里,任凭电量只有百分之四的手机在茶几上滴滴叫唤。

    小威最近找她的频率似乎又高了一些,说步行街新开的一家甜品店特别棒,非要请阿金去吃,说是感谢她对自己实习期间的帮助,想到这阿金的脸不自觉抽了一下,每次小威约她编的那些理由都让她尴尬癌发作,更别提他说的那些没边际的话和问的那些不知所谓的问题。阿金已经极力克制自己不要戳穿对方的伪装,她不想这个小朋友刚过试用期就栽进办公室恋情的坑里。这倒不是出于什么呵护新人之类的高尚目的,完全是因为她对比自己小的男生不感兴趣。

    阿金想着,上个让自己动心的人到底是谁呢,几秒钟的悸动算不算?回想这几年,居然连个发暧昧信息的对象都没有,除了最近频频示好的小威…..其实小威长得不错,人也蛮可爱的,可阿金就是觉得他因为喜欢自己而透出的那股不自知的傻气让人浑身不自在。

    好容易有三天假期,阿金昏天暗地睡觉的时间就占去了一大半。永远没人搞得懂她的状态,所有人都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她会看着窗外的雨说,生活真美好啊!可是像这样阳光明媚本该出去耍的美好假日,阿金却像个忧郁症患,一个人窝在家喝着凉白开突突地冒眼泪。

    阿金觉得有些累,她总记得几年前离开前男友时的心情,虽然也有难过和不舍,但更多的是愉快和轻松,她以为从那段恋情逃开就海阔天空了,然而一路走来,她对爱情和自由的憧憬却一点点败给现实,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错了!尽管对爱情她偶尔还是会有怀春少女般虔诚的期待,可她心里清楚再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洒脱。看着身边的人们从单身到结婚再到有小孩,就连跟她说三十岁没嫁掉就去找他的前男友也度蜜月去了……不是还没到么,说话都不算数了么!阿金觉得心里闷闷的,这几年也遇到过喜欢的人吧,可总是没开始就擦身而过,也许那个男人不在他们中间?每每这样想,阿金的眼就眯起来,像只被正午太阳晃到的猫。

    从上个月到这个月,阿金包了三次红包。一次是好友宝宝周岁,一次是同事结婚,一次是同学结婚。同学结婚的时候,阿金遇到了高中时暗恋的人,得承认有些回忆只是回忆的好。她很好奇一个精瘦俊美的男孩是如何变成个一扭头脖子都会被衣领挤出肉的发福大肚男的。

        阿金认为,只要真心喜欢过的人,无论怎样都应该对他好才是。这位男同学显然注意到了阿金,招呼她坐到自己身边,席间不停地夹菜敬酒套近乎,说早知道阿金你今天这么漂亮,当时就算考不上大学也要和你谈场恋爱啊!阿金笑着,应和着,努力回忆当年篮球场上的那个让自己面红心跳的英俊少年,竭尽全力地把他和现在肥头大耳一身肥膘的形象联系起来。其实她只是自私地想维护自己美丽的回忆,如果不是这个人跟自己的回忆还有些关系,阿金是绝不会多看他一眼的。或许是这点私心让男同学有了误会,他竟提出散席之后再跟阿金单独聚聚,阿金借故上卫生间一去不回。

    亲历一个偶像的消亡未必是件坏事。牵挂的人事越少越好吧,阿金觉得这是有用的人生信条。

    不如哪天也消亡给小威看下,如果他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模样会怎样呢?想到这阿金不禁笑了出来,恶作剧总是开心的,这两年单身的阿金被各种热心的亲戚们看上,连哄带骗地拐去不知相了多少亲,她装结巴,爆粗口,扮面瘫,得罪了不少七姑八婆,家里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阿金索性搬出来住,让父母眼不见心不烦也算尽孝吧!

         手机早已电尽而亡,阿金却丝毫没有充电的打算,茶几上一堆零食包装袋,阿金伸手摸索了一会,确定都是空的以后开始纠结是饿着肚子再睡一觉,还是打起精神到楼下吃碗酸辣粉。多么糟糕的假期啊,断网的时候怎么可以连零食也吃完呢!

        “要是这个时候有人带着一大包吃的和一硬盘电影找上门来,那我就是他的了!”

    这个念头还没完全从阿金的脑波中消散,她就在猫眼里看到了小威!阿金扶着差点被惊掉的下巴,满脸疑惑地打开了门。

         “金姐,打你电话关机,我想你肯定在家!”

“我要不在呢?”

”没事儿,我都想好了,你要不在我就坐楼下等你,反正PAD里还有几部电影没看完,应该能等到你回来吧?”

”我要不回来呢?”

”啊,这,这倒没想过……“小威有些局促,似乎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好了好了,你找我干嘛?”

“喔,说好请你吃东西嘛,你又总没空,刚好他们店今天做活动,我买了一大堆也吃不了,就送来给你尝尝,我保证你吃过以后一定会爱上他们!嘿嘿!”

 “做活动才请我吃吗,嗯?”阿金瞪了小威一眼,小威看着门后披头散发的阿金傻傻地笑,阿金扭头使劲忍住眼泪。

老旧的房子年轻的狗

做心满意足的事

就这样吧